中华名人网——名人网惟一官方网站 设为首页 返回主页
搜索:
当前位置:首页 > 璇︾粏浠嬬粛>
“草根代表的中国梦” 2014-3-14

   

   1959年竣工的人民大会堂,壮观巍峨,雄伟典雅,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国家权力机关——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会议与办公所在地。这些基层代表说,走进人民大会堂,是他们刚开始根本不敢做的梦。
    他们的出发地是乡村、工厂、街头、车间,甚至洗脚房……这是一段超越物理距离的漫长之路,他们很多人说,第一次走上高高的台阶进入人民大会堂时,都下意识地回头张望,后面有他们的青春、奋斗、梦想。透过他们的奋斗长路,很多人明白了“中国梦”。
    第一次进入人民大会堂
    “第一次走进人民大会堂时,没法形容的高兴!我怎么看都看不够,还对着那个大大的五角星拍了照片。”——吕华荣,全国人大代表,浙江乔顿服饰股份有限公司西服整熨工。
    “特别激动,以前做梦都没想过能来。”——陈腊英,全国人大代表,浙江省杭州市环境集团有限公司物业服务发展分公司清扫保洁员。
    “我坐在人民大会堂里,几乎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,对眼前的一切,既陌生又好奇,但更大的是压力。”——朱雪芹,全国人大代表,上海华日服装有限公司工会主席。
    “当时车刚停稳,我就下车请人在人民大会堂前拍了张照片。我妈给我交代的,让我拍张照片带回家挂起来。”——刘丽,全国人大代表,“最美洗脚妹”。
    “我把以前在书本、照片上看到过的人民大会堂的地方,都拍了照片。自己站在人民大会堂门口,面对天安门广场,和‘国徽’合影。”——周振波,全国人大代表,上海德力西集团变压器制造公司党支部书记、车间主任。
    ……
    这些基层代表中,朱雪芹是两届人大代表,她记得很清楚:6年前的3月4日,她第一次坐进了人民大会堂万人大礼堂,参加十一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预备会,那一天,她穿的是一件玫瑰红的套装,特地花了一千多元钱买的,这件衣服到现在还是她最贵的衣服。
    周振波也还记得自己第一次走进人民大会堂的时间:2008年11月16日,当时他还不是全国人大代表,而是以“全国优秀农民工”的身份到人民大会堂领奖。当时他穿了一件半旧的西装,里面是一件白衬衫,这套衣服只有在特别隆重、正式的场合才穿。“我那时候以为:这样的机会可能一辈子就一次了。没想到后来当选全国人大代表,又来了!”
    “扫街也要扫成全国劳模”
    这些基层代表年龄、籍贯、工作、经历各不相同,相同的是:他们都是出身基层,他们坚信奋斗改变命运,他们心中有梦想,从不怨天尤人,即使在再平凡不过的岗位上,也一直在努力。
    朱雪芹,1995年1月高中辍学后,从江苏睢宁农村来到上海打工;刘丽,家在安徽省阜阳市颍上县的偏僻农村,为减轻父母的负担,身为长女的刘丽不得不提前结束初中学业,外出务工供弟妹上学,找工作过程中钱花光了,刘丽甚至卖掉了从记事起就没有剪过的头发,换了30块钱维持生计;周振波老家河北省邯郸市广平县,从小家庭贫困,幼时不幸丧母,他回忆说:“小时候家里穷,白面馒头也吃不起,上学用的纸、笔,是要用鸡蛋去供销社换的。我在潘寨中学读书时,学校很破,大家上课都挤在一起,课桌就是一块不规则的木板,用砖头垒起来,有些人连凳子都没有。因为住宿在学校,冬天一个礼拜回家拿一次馒头,夏天一个礼拜两次,饿了吃馒头老咸菜,渴了就喝玉米面糊糊……”
    他们以农家子弟的坚忍在各自岗位上奋斗,平凡的工作,他们却做到了常人难以企及的高度。陈腊英2000年从安徽到杭州打工,2005年进入杭州环境集团,为了省钱,租住在偏远的郊区,每天上班要骑1个多小时的电动车。即便条件艰苦,陈腊英始终坚持“埋头做事不计得失”。不管刮风下雨或者是漫天大雪,每天凌晨3时,她就走出家门,赶到工作区域。包干区中有一长段栏杆需要每天清洗,没有人愿意做,陈腊英就主动承担。别人休息她擦洗,每天额外工作3小时,没有一句怨言。即使当了浙江省劳模、荣获全国五一劳动奖章、当选全国人大代表,公司外部项目扩展时,陈腊英总是第一个扛着扫帚上街。
    在今年来北京参加全国两会之前,47岁的陈腊英还回了一趟她的家乡安徽省宿松县,向当地的环卫工人传授了“陈腊英道路保洁作业法”,这方法目前已在杭州市环卫工作中广泛推广。“扫马路不能想怎么扫就怎么扫,也需要精细化管理和规范地操作,扫地时左一下右一下,随意性太大,不仅费时费力而且灰尘还扫不干净。”陈腊英说。除了“陈腊英道路保洁作业法”,陈腊英扎扫帚的功夫也是一绝,她扎出来的扫帚又轻便又灵活,扫起地来十分容易。用陈腊英的话来讲,就是自己扫出来的地,要干净得可以让人席地而坐,“拿扫把也要拿得像个样!”
    他们心中有梦想:人生必须靠自己的双手打拼,努力才能改变命运。朱雪芹在繁忙工作之余,当时住集体宿舍,为了不影响室友休息,朱雪芹买来台灯,用被子掩着,躲在床上看书;双休日伙伴们去逛马路了,她却留在公司活动室苦读。虽然高中都没毕业,但朱雪芹靠自学成了一名日语翻译;刘丽打工赚到钱后,减轻了家庭负担,想到自己曾因家贫辍学,萌生了帮助贫困学生上学的念头。2000年,她开始资助贫困学生。第一年资助了7个,第二年20个……她租住在出租屋,却资助了上百个孩子,别人问:你这么点工资,能管得过来那么多人吗?她回答说:事情的改变总是一点一点的,努力了不一定能改变,但是不努力,永远不会改变。
    始终牢记自己的本分和使命
    这些基层代表一次次面对这样的疑问:你们能够胜任吗?
    工作出色,并不意味着胜任全国人大代表的责任;人大代表,不仅仅是政治待遇,更重要的是履职要求。毕竟,这些基层代表学历都不高。
    “别人怎么说,并不重要,关键是我们自己怎么做。”朱雪芹说,当选农民工全国人大代表后,朱雪芹利用一切机会为她所代表的农民工群体讲话。这六年来,农民工社会保障异地转移、劳务派遣工利益维护、农民工子女就读九年义务制公办学校、恶意欠薪入刑以及建立欠薪追讨机制等,背后都有她和其他代表在努力推动。
    朱雪芹说:“上一届刚当代表时,我很紧张,一见记者,就下意识用手捂住自己的代表证,看到摄像镜头会胆怯,害怕被采访。现在不一样了,我甚至会主动找记者。我珍惜每一次为农民工说话的机会。”
    他们付出千辛万苦,他们跨越千山万水走进了人民大会堂,但他们始终牢记自己的出发点。
    “去年我的提案,主要是围绕农民工子女受教育问题,希望外来务工能享受与城市居民同等的基本公共服务和待遇。还有农民工保障性住房建设方面的问题,希望保障性住房、廉租房,能逐步向农民工开放。另外,建议国家尽快推出‘农民工用工供求信息平台’,不要让农民工找工作还要花冤枉钱,被黑中介给骗了。”周振波说,今年他的建议,也与农民工息息相关,“农民工来自农村,都比较容易知足,关注较多的就是眼前的基本诉求,买房、租房、工资待遇等。但我是农民工人大代表,我就要想到他们暂时还没想到的问题,要有前瞻性。”
    今年两会,周振波的建议主要围绕农民工同工同酬、社会保障方面展开。另一方面,他大声疾呼政府部门能关心“农民工二代”群体的生存状况,对他们加强免费的心理疏导、法制宣传和职业培训。周振波曾去上海宝山监狱调研,发现监狱里多是20多岁年轻的小伙子。监狱长说,这其中大部分是新一代农民工,“我当时真的很痛心。这些孩子不像我们老一辈吃过那么多苦,想享受又不愿意吃苦,文化水平不高,容易走上歪路。除了他们主观思想认识上要转变之外,也需要政府和社会给予更多的帮助。”
    周振波的身份几经更迭,但他说,在内心深处,始终把自己定位于一个农民工。认为只有这样,才能不忘自己的本分和使命。“我能当选全国人大代表,说明在我们这个国度,只要努力奋斗,就会有实现梦想的可能。”